真人娱乐官网

这个婚姻介绍所百分之八十都是婚托儿

作者:admin  来源:真人娱乐官网www.rammhy.com温州婚姻介绍所_瑞安婚姻介绍所-美满婚姻介绍所  时间:2017-08-23

  东北的严冬冷的要命,人们都裹在棉花偻里,急急的穿梭在大街小巷之中。胡同口的好运来火锅店里,却没有了往年冬日里的爆满景象。店老板李秋旭躲在柜台后叼着根烟,半眯着眼睛想打个盹。由于没人吃饭,他连店里的炉子都懒得升,门口挂着个外兑的牌子,就等着关门了。
  这时,店门的棉帘子被掀开了,一个男人一边哈着气,一边叫嚷着“我说二哥,还躺着呢?连个炉子都不升,打算冬眠啊?”
  李秋旭不用看就知道是狗子。心想这狗崽子就知道在这混饭吃,“你又来了?厨子都回家了,厨房什么都没有。”李秋旭懒懒的说。
  “你说什么呢?我狗子是那种就知道吃的人吗?我来和你说事的。”狗子凑过来说。
  “你小子能有什么屁事?”李秋旭还是不爱理他。
  “我说我真有事,你起来起来,我和你好好说。”狗子一面拽李秋旭,一脸认真的说。
  李秋旭略微睁开了眼睛说“那你说吧,什么事,他妈的别碰我,这儿好不容易叫我捂热乎了。”
  狗子没辙了,说“好,好,好,那你就歪着吧。”狗子俯下身趴在柜台上说“你知道你们家楼上那丫头叫什么婷的回来了不?”
  “徐婷婷啊?什么丫头,都丫头她妈了。怎么了?我妈说她下岗了,去北京打工去了。”
  “回来了,早上我看见她了,有钱了,我还和她唠了几句。那现在小貂也穿上了,LV也挎着呢。”狗子兴奋的说着。
  李秋旭白了他一眼说“你眼馋了?那娘们做鸡了?这么有钱,你也可以去啊。”
  “二哥,你看这话说的,我是那样人吗?我可是有原则”狗子正经道,“不过二哥,我听说他做的是正经生意。我看这娘们确实有点门道,我是这么想的,你看你这店生意也不打算做了,现在东北又都下岗了不好混,咱们大老爷们的也不比老娘们差,是不是也出去闯闯,反正都没成家呢,也没牵挂。你说呢?”
  “你那意思也要去北京啊?”李秋旭问狗子。
  狗子说“我觉得啊,要去也得去有人关照的地方好,也比咱出去人生地不熟的强。是不是?我是这么想的,你这不是也没关门吗?晚上咱俩请那娘们在店里吃点火锅聊一聊行不?再说你俩是还是邻居嘛,就当接风给她。”
  李秋旭想了想也是,这东北下岗这么长时间了,工作又难找,生意也不好做,走到哪都是一群无业游民,是不能在疙瘩混了。
  他看了看狗子,觉得狗子头一回说了点靠谱的话,还真可以考虑一下。就说,“行,那我待会回家找找她。”
  徐婷婷和李秋旭是楼上楼下的邻居,打小住筒子楼的时候,就是一个楼里的,后来拆迁回迁,又分到一个楼里了。小的时候因为是男女生有别,不经常玩在一起,后来徐婷婷结婚了就更少了来往,再后来徐婷婷的丈夫因为外面有了女人,徐婷婷就和丈夫离了婚,和孩子搬回娘家住。这倒是让徐婷婷和李秋旭经常能见到,但也就是打打招呼而已。可是这样的点头之交让李秋旭为如何邀请徐婷婷吃饭犯了难。
  李秋旭回到家,见父母正谈论这徐婷婷回来的事情,他也凑过去听了起来。
  “楼上老徐家那丫头回来了。”李秋旭的母亲王凤莲说,“这回回来一看就是有钱了,穿的用的都不一样了,还给她爸妈一人买了一手机。”王凤莲满眼的羡慕,激动的神情如何自己儿子给自己买了手机一样。
  李秋旭的父亲李德明说“人家丫头孝顺,看把你羡慕的。”
  王凤莲不满的看看儿子说“你说你什么时候也能买个手机孝顺孝顺我?”
  李秋旭被突然说到自己而惊了一下,“我,我怎么了?我还不孝顺啊,上个月电费还不是我交的”李秋旭辩解着,随后问到“那个徐婷婷在外面做什么工作啊?”
  王凤莲说“听她妈说,做什么什么经理,唉,你说说啊,一个中专毕业的到了北京也能混成经理。真是世道变了。”
  李德明也说“我说秋旭啊,这一点你就得学学人家婷婷了,一个女人带着个孩子又离了婚,还有勇气出去闯,这样的人不成功谁成功啊?”
  李秋旭顺势接过话茬说“我爸说的是,我也正合计着和徐婷婷讨教讨教。妈,要不咱俩待会去下老徐家,串个门。”
  王凤莲愣了一下,想了想说“也好,老邻居这么久了,人家丫头回来我们看看她也是应该的。那这就去呗,别赶人家吃饭点去了不好。”于是娘俩就出了门。
  到了老徐家的时候,正赶上老徐家一家人坐在一起聊天呢。徐婷婷热情的把李秋旭母子让进门。
  王凤莲进门就夸“哎呦,你说婷婷这一回来家里多热闹啊。哎呦,婷婷你这也收拾的也太漂亮了。看这衣服这头发,老时髦了。”
  “王姨,看你说的,我这都老了。”徐婷婷笑着说到。
  李秋旭有快一年没见过徐婷婷了,这一见,确实变了不少,也确实变洋气了,也漂亮了。献媚道“婷婷是变漂亮了,什么时候到家的?听说你回来了,我和我妈赶紧来看看你,怎么样啊?在外面还好吧?”
  “唉,好什么啊,瞎忙呗,跟着朋友做点生意。赚点小钱。”徐婷婷说到。
  “婷婷谦虚了,你这还赚点小钱,那我们就喝西北风了。”李秋旭说。
  “怎地啊,兄弟,你不是开个火锅点挺好的吗?”婷婷问到。
  李秋旭叹了口气说“不行,这两年下岗的越来越多,做生意的也就跟着多了,吃饭的越来越少了。竞争力太大,我那小店干不下去了,准备黄了。”
  “哦,嗐,做生意这事就是东边不亮西边亮,干别的也行。”婷婷安慰着。
  “婷婷说的是,可是我这人没啥见识也不知道干点啥,你这从大城市回来的,帮着指点指点,指点明路给我呗。”李秋旭见缝插针的说。
  “你看你说,我能指点你什么啊,不过出点建议什么的倒是行。”婷婷笑嘻嘻的说。
  “那这样得了婷婷,你这也刚回来,晚上去我那店里给你接风,正好还有个哥们,咱们聚聚。”李秋旭大方的说。
  “那多不合适啊,改天我请你。”婷婷慌忙说。
  李秋旭见有门,于是加大了邀请力度“你这难得回来一次,还能让你请啊,显得咱们多不厚道啊,就这么定了,晚上我叫你啊。别拒绝。”
  王凤莲也说“那就去吧,年轻人也聚聚,也指导指导我们秋旭,老大不小的了,一天就知道瞎混日子。”
  “那好吧,尊敬不如从命。晚上我等你叫我啊。”徐婷婷说。李秋旭见邀请成功,就起身告辞,说让徐婷婷先休息,他们就不打扰了。
  从徐婷婷家出来,李秋旭连家也没回,和王凤莲在门口道别后就骑车子去市场买菜。是啊,连着一段时间没开张,饭店的厨房里连根葱都没有,怎么招待徐婷婷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