真人娱乐官网

婚姻爱情故事

作者:admin  来源:真人娱乐官网www.rammhy.com温州婚姻介绍所_瑞安婚姻介绍所-美满婚姻介绍所  时间:2017-08-23

晚上,在李秋旭的火锅店三个人围在桌子旁,火锅里咕嘟出来的热气,让冷清的小店里多了点温暖。
  几杯酒下肚,狗子的嘴就把不住了“我说婷婷姐,我早就听说二哥家楼上住了一美女,今天终于见着真人了。确实漂亮。”
  李秋旭瞪了一眼狗子骂道“闭上你那狗嘴,对你婷婷姐你也敢这么没礼貌啊。”
  徐婷婷笑着打圆场说“没事没事,狗子兄弟一看就敞亮人,说话直挺好的。”
  狗子一见徐婷婷夸自己,就得瑟起来了“你看吧,还是婷婷姐比你厉害,一眼就看出我狗子实在人了。”
  “那是给你脸知道不?”李秋旭点着一根烟说“谁不知道你狗子在我们这片出了名的色狗。”
  李秋旭转头对婷婷说“我和你说啊婷婷,可得小心这色狗,咬上谁家姑娘就不放口。”
  徐婷婷被俩人逗了乐得合不上嘴,一边擦着笑出来的眼泪,一边说“你俩还真逗,真像回到小时候一样。说白了还得咱东北人实在。”
  “是吗?婷婷姐,那外面人啥样啊,你在北京那么长时间,见过不少外面人吧?给我们说说呗。”狗子笑眯眯的问。
  徐婷婷喝了一口小烧,话也多了起来“这北京啊,还真是个大杂烩,全国各地的人都往那聚,别说中国人,外国人也是满大街溜达。我还跟外国人说过话呢。”
  狗子和李秋旭眼睛都瞪大了,惊讶道“还和外国人说过话啊,说啥了?英语啊?”
  “不是,有一回我坐火车,拿的东西多,就把票用嘴叼着,下楼梯的时候,一个老外见我东西多就要帮我拿,我说了声谢谢。你猜老外说啥?”徐婷婷故意卖关子的说。
  李秋旭俩人一起问“说啥?”
  徐婷婷摆出一副无奈的表情说“老外用极度标准的普通话说,‘你票掉了。’哈哈哈”说完几个人笑成了一团。
  “呀,老有意思,这老外还挺逗。”狗子说“那婷婷姐,这北京这么有意思呢?啥时候咱们也能去看看就好了。”
  “没问题,等你俩什么时候想去,到北京找我,我带你们转转。”徐婷婷大方的说。
  话头被狗子扯到了正题上,就接着说“那啥,婷婷啊,你看兄弟这小店半死不活,也没个营生,我和狗子呢有个想法不知道能不能和你说说。”
  “说吧,啥事啊”徐婷婷问到。
  “我和狗子呢,想问问,你在北京干啥买卖呢,能不能带兄弟俩一个。我们是不是也好沾沾光啥的。是不是狗子?”李秋旭看看狗子笑着说。
  狗子附和着“是啊,婷婷姐,我们也想去北京看看。跟你发点财啥的。”
  说到这徐婷婷明白了这顿饭的用意,她起身在店里转了转,想着什么似的,好半天没吱声。
  李秋旭和狗子对了个眼色,狗子问到“姐啊,行不行啊?”
  徐婷婷转会桌子前坐下说“兄弟啊,这北京虽说赚钱的机会多,但也不是那么好赚钱的,得有胆。”
  “那有,兄弟现在除了胆什么都没了。”狗子拍这胸脯说。
  徐婷婷笑了笑又说“有胆是一方面,还得要有头脑,要不只有被人骗的份。我在北京呢,是赚了点小钱,不过呢,也是要冒点风险的,当然了做生意没有不冒风险的。如果两位兄弟也想出去闯闯呢,我倒是可以带一带你们。但是我呢就一句话,跟我出去要听我的。”
  “那肯定。”狗子赶紧说“婷婷姐还能害我们啊,保证听你的。”
  李秋旭听出了点话外之音,示意狗子先闭嘴。他问到“婷婷,你在北京干啥呢?方便说嘛?是不是违法的事啊?”
  徐婷婷笑笑说“违法到不违法,就是走法律擦边球,如果你俩真想我和干呢,我就给你们讲讲。”
  徐婷婷坐正了一下说“其实我做的是正当职业,婚介。但是婚介真的要靠介绍成来赚钱是难了点,你们知道有个词叫‘托儿’吗?”俩人摇摇头。
  徐婷婷接着说到“‘托儿’恩就是介绍假的相亲对象,他的作用呢就是把把‘托儿’宣传成人们理想目标条件的人,然后再把‘托儿’介绍给想找对象的人看,每介绍一个这样的对象见面就要收一定的介绍费,当然了,‘托儿’肯定不会与人相亲成功,这样我们就再换一个人给介绍。这样介绍费就收取的多,而‘托儿’呢也会赚到相应的提成。”
  “那不骗人吗?婷姐”狗子问。
  “这个做生意说白了不都是骗人吗?”徐婷婷转头对李秋旭说“兄弟,你也做生意,你能按原价把买来的菜卖给顾客吗?我们呢只是满足不同人的需求罢了,人家来找对象,你没有合适的给人家行吗?人家就对你不信任去找别家,而很多自认为条件不错的人,总觉你介绍平头老百姓给他就是对他的侮辱。可哪有那么多条件好的给你介绍啊,只能找几个‘托儿’撑撑面子,当然了,有合适的我们自然也会给他联系的。”李秋旭似懂非懂的点点头。
  “那婷婷,如果我俩和你去北京,我们能干点啥啊?”李秋旭问到。
  徐婷婷说“我觉得先从当‘托’儿开始,这样慢慢熟悉这个环境再说,而且钱赚得也不比别人少。总归就是相相亲聊聊天而已嘛。”徐婷婷把头靠在椅背上看着俩人的表情。
  “婷婷啊,这去北京的事吧,也算件大事,不能我俩脑子一热就跟你走了,回去先和父母打个招呼吧。”李秋旭留了个心眼说。
  “也行,毕竟儿行千里母担忧嘛!”徐婷婷说到,“是,是,是,来婷婷快吃,要不羊肉该老了。”李秋旭符合道。
  与徐婷婷吃过饭以后,狗子和李秋旭说“二哥,你说这娘们靠谱吗?别回头再给咱卖了?”
  李秋旭沉思着不说话。论说这徐婷婷在北京发了财确实是让人眼馋的事,可是她所说的“托儿”好像也不太光明正大,不过人家一女的都天不怕地不怕,我一大老爷们还这么瞻前顾后的,况且男的骗女的这事又不吃亏,要吃亏是也老娘们的事。可是怎么这心里还是觉得不妥当呢?
  这时候听狗子又说“二哥,头两天我在菜市场看人卖洗发水,老多人买了可火了,不知道还以为什么好玩意呢。后来我听隔壁老张头儿说那都是‘托儿’,老张还干过几天呢,也没什么活就站在那儿跟着瞎起哄。一天十几块呢!”
  “看你这意思,还挺羡慕啊?”李秋旭斜着眼瞅他。
  “我不羡慕,那一天十几块不算大钱儿,我觉着你看咱这疙啊也兴‘托儿’,好像也没什么事,也没人抓是吧。我感觉这事应该没事。这玩意既然这么好赚钱,咱不如也跟风干,可如果要干呢那还不如去大城市干呢,是不是?赚的估计比这多多了。”狗子兴奋的说,好像自己已经达到了徐婷婷那份上了。
  李秋旭合计了一会儿,觉得狗子说得也似乎有道理。既然东北是赚不着钱了就索性到北京闯闯,做爷们的这点胆儿还没有吗?
  再说也不能让徐婷婷这样老娘们把自己比下去啊,别说别人了,自己都得看不起自己。到时候要真行了,给爹妈也买个手机玩玩,自己脸上也有光。再让吴歌也看看,我李秋旭也不是一辈子没出息的人。
  吴歌,是李秋旭的同学,人长的漂亮,凝聚了东北姑娘的所有长处,高挑,漂亮,浓眉大眼,颇有赫本的神韵,加上性格开朗外向,确实很招男孩子的喜欢。
  李秋旭上学那会儿,喜欢在街上混,也是能打能闹的主儿,在这片也算小有名气了。对于吴歌,他也是喜欢得不得了。凭着自己和吴歌是同学,自然就有了近水楼台先得月的优势,有时间就腻歪在吴歌身边。
  可吴歌呢,对他是不温不火的,保持着一种比朋友多一层的暧昧感觉,这感觉弄得李秋旭的心上不来下不去的。而周围的人因为有李秋旭在也不敢招惹吴歌。
  中学毕业以后,吴歌上了卫校,李秋旭读了技校,虽然两校之间隔得远了,但也不能阻碍李秋旭去找吴歌的热情。
  有一回,李秋旭去卫校找吴歌,看见几个男孩子围着吴歌。李秋旭以为有人欺负吴歌,一下就火了,不由分手上去先给了一个正和吴歌说话的男孩子一拳,其他人见男孩子吃了亏,立即围殴起李秋旭。
  最后学校的门卫和老师出来才把这群人制止住了。再看看李秋旭已是额头见了血迹,学校保卫处的老师问怎么回事?